JackeyGao
人世一身霜雪, 归来仍是少年.

肆无忌惮

昨天, 因为家里的事情。 爸爸让我妈尽快从上海回到老家, 我妈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还吐槽了爸爸很多话, 并成功的让我觉得是我爸事情太多。 我并没有在他们俩之间站队, 我知道最近几年随着我长大成人, 随着他们慢慢老去, 很多事情他们都会和我商量着来。 而且从以往的每次给我商量最终他们会站在我这边,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这种行为的慢慢增多, 我们之间的身份也转换了。 我承认很多时候, 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来纠正他们每一个每一个错误的认识。 所以到后来我很少和他们打电话, 慢慢的我的逃避心理就成了常态。我爸妈似乎也发现了我这种心理, 所以他们打过来电话, 就是有事情发生。

角色转换后, 越来越觉得我妈像个孩子。由于我爸提前回家了, 他要到火车站, 但是对坐地铁有恐惧心理。 生怕自己做错, 而且因为省钱还不舍得打出租车。 下午五点半的车, 三点钟给我打电话, 问我怎么到火车站。 我知道她想让我去送她, 但我到她那边要两个小时的路程。 我就天真跟我妈说地铁中转路线。 她似乎没有听进去, 又表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这时候不耐烦了, 说话声音都变了, 后来直接大动肝火, 对她发了脾气。 她像个孩子似的, 不敢说话甚至不再央求我去送她。 在一阵沉默后, 她把电话挂了。

我有很多次这种情况了, 挂完电话后心中更加生气了, 但大部分是恨自己内疚, 一阵的五味杂陈。 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就赶往火车站方向, 路上并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在试着告知去火车站的交通路线。 但还是无济于事,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 我妈带着我去商丘市看病的情景。 那个时候她也是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 到处打听才最终到了医院。 想着想着眼睛不禁湿润了。我还没到火车站, 我妈打过来电话, 说是亲戚会送她去火车站, 让我不要过来了, 我心中惭愧至极, 简单交代到家告诉我一些话后, 因为我妈要坐车也就挂断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 为什么我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对自己最亲的人发脾气, 而对其他的陌生人宽容大度?

© JackeyGao.io 2019.